栏目导航
科技前沿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科技前沿 >
谭利华:愿为中国交响乐再添砖瓦_娱乐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9-28 06:24   来源:未知   阅读:

“《黄河大合唱》中那种强烈而振奋的民族精神,别适合当下的环境。”接到任务后,谭利华二话不说,坐上高铁直奔济南,此时距演出的正日子还有十一天。一般情况下,职业乐团准备一场音乐会,可能只需要两天时间,更何况要演出的还是《黄河大合唱》这种压箱底的必备经典,压力并不算很大,但这次,七百人左右的合唱团里,业余成员就占了六成以上,谭利华把近乎全部的精力留给了他们。

音乐是时代的回响。上周,《黄河入海》大型交响音乐会在山东济南奥体中心上演。演出阵容空前:光是出现在舞台上的乐队和合唱团就有近千人,他们来自中国交响乐团、中央歌剧院、山东歌舞剧院、山东新产业工人合唱团等多个团体,中央歌剧院院长刘云志亲自担任乐队首席。此外,温玉娟、吴刚、靳东等著名演员以及廖昌永、么红、张也等一线歌唱家也登台献声。音乐会的上半场“怒吼吧黄河”由谭利华执棒,曲目是《黄河大合唱》中的《黄河怨》《保卫黄河》等经典片段和《“黄河”钢琴协奏曲》。

朗诵也需要操心。多年来,谭利华曾与鲍国安、瞿弦和等老一辈艺术家合作过《黄河大合唱》,这一回,等待他的是“新人”靳东。情感表达是演员的优势,但《黄河大合唱》的朗诵难在要与乐队、合唱团的节奏环环相扣,同样是《保卫黄河》这一段,稍一错拍,高涨如黄河奔流的情绪就泄了气。谭利华帮靳东找出重点段落,一遍遍“抠”细节。在真正的艺术面前,无论普通的业余演员,还是备受瞩目的“明星”,都没有捷径可言。

五十年的指挥生涯里,谭利华亲历了中国交响乐的发展。现在,他想从自己的经历中梳理出更多的脉络,供更多人参照。“这算是我给音乐界同仁们的一个交代,以后大家再想找什么东西,都有了更清楚明确的记载。”说着,谭利华笑了,“也许我们这一代人的坚持是‘病态’的,哪怕遭受羞辱,还是一根筋,初心不改。”

谭利华与音乐堂有一个约定。自首届“打开艺术之门”艺术节开始,二十多年来,每个夏天,他都会带着北京交响乐团在这里准时为孩子们“开门”。今年,赴约变得格外艰难,甚至不可思议。“还记得春节前后,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我们根本无法想象,有一天还能这样和大家在剧场相见。”谭利华说,“看到这么多小朋友,我既高兴,又兴奋。这一切,都要感谢我们伟大的祖国。”

对待音乐,谭利华向来严厉,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主导了北京交响乐团的“拉帘考核”,有人质疑,有人不满,谭利华都不为所动。排练第一天,视线往合唱团里一扫,他就发了火:“怎么还拿着谱子?”《黄河大合唱》中有一些声乐技巧是业余合唱团很难驾驭的,比如《保卫黄河》中那段“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的著名轮唱,不同声部既要整齐,又要唱出层次感,就必须掌握好重音和气息。可如果大家都低头盯着谱子,还怎么看指挥、注意彼此间的配合呢?谭利华放了“狠话”:“以后不准再让我看见有人拿谱子,不想参加就别参加了!”果然第二天,“庞大”的合唱团没再出现一本曲谱。

他挥起双手,这场意义非凡的演出,在《我爱你,中国》的旋律中奏响了。

对待中国人自己的音乐作品,谭利华愿意拿出十二分的认真。他的微信头像是一只天鹅。天鹅浮在水面上时看似平静,但水下的掌却一刻不停,这很像他今年的状态。音乐家们总是忙碌的,因疫情而待在家中的日子,他们难得如此平静地靠近自己。谭利华利用这段时间整理了不少资料,有分辨率或高或低的演出录像,有在时光流逝中泛黄的曲谱和节目单。捡起这些回忆时,谭利华常常感慨。人们总说,现在缺少像从前一样能代表进而影响一个时代的旋律,但其实有些中国作品写得并不差,只是因为首演的乐团不够重视,从此被遗忘,锁进时间的尘埃里。“如果乐团能像排练西方经典一样重视这些作品,结果可能会不一样。”谭利华对乐团的严格甚至“严苛”中有紧迫感,也有使命感。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中国作曲家,眼下正是创作最成熟的阶段,对乐队的把控、对人间百态的思考都到了自如圆融的境界,他们的作品值得被更用心地对待。

8月31日晚,中山公园音乐堂里,著名指挥家谭利华逆着灯光向观众们转过了身,台下一双双眼睛紧紧地追随着他。一瞬间,谭利华有些恍惚,上一次“亲眼”见到观众,已经是近八个月前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