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历史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咨询 >
30年前的盗墓神作曾吓死过人删减10分钟尺度依旧惊人
发布日期:2022-08-04 01:30   来源:未知   阅读:

  像这样的传闻其实并非个例,很多诞生于八九十年代的国产恐怖片都曾有过类似传言。

  至于这些传言的背后到底有几分真实,几分故意编造,因为年代所限,都已不可考。

  而本期被遗忘的国产类型片,要推荐的是一部拍摄于八十年代末的国产盗墓电影。

  影片的剧情和尺度相当大胆,融合了盗墓、惊悚、灵异、武侠、传奇等类型元素,是当时少见的商业冒险片。

  1989年,当时的天山电影制片厂与澳门蔡氏兄弟影业联合拍摄了这部《夜盗珍妃墓》。

  在澳门本土电影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当时一度被视为“填补了澳门电影制片业的空白”。

  影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故事原型取自民初三大盗墓案之一的「珍妃墓被盗案」,其影响力不亚于更为人知的「孙殿英东陵盗案」。

  她光绪帝最宠爱的妃子,可惜生不逢时,相传被慈禧下令,由李莲英将其推入枯井杀害。

  编剧陈宝蓉并非专业电影编剧出身,而是珍妃墓所在的清西陵的研究专家。曾在清西陵工作过多年,对于珍妃墓被盗案做了大量的研究,甚至还曾与当年的盗墓者有过深入的接触,知道陵墓被盗的真实细节,也因此影片的剧情基本还原了当年珍妃墓被盗案的的完整始末。

  早在1986年,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就依照陈宝蓉的研究为红线,出版了十万八千字的章回小说,小说名仍然是《夜盗珍妃墓》。由于影响力很大,因而被电影人相中搬上了大银幕。

  用今天的话说,夜盗珍妃墓可以说是个大IP,和眼下电影公司热衷买入非虚构文学版权搞影视化改编的操作大同小异。

  影片放在当年绝对是大制作,启用了当时比国内知名的一线演员加盟,主演陈宝国、雷恪生、杜志国等都是日后内地影坛的实力派老戏骨。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客串出演光绪皇帝的是《我爱我家》中的“贾志国”杨立新,当时他只有32岁,只能算是“跑龙套”,全片加起来不足两句台词。此外,还有日后凭借《还珠格格》中“令妃”一角为观众所熟知的娟子,在这部电影中饰演了决定盗墓贼命运的妓女,戏份多且重。

  影片的导演蔡元元的名字你可能不太熟悉,但说起他曾经饰演过的一个角色,估计上了年纪的朋友都会有印象,他正是经典儿童抗战电影《鸡毛信》中的男主角海娃的扮演者。

  蔡元元以童星身份成名,7岁时被艺术大师黄佐临选中,在电影《表》中出演重要角色。解放后,著名电影艺术家石挥筹拍《鸡毛信》,让当时年仅12岁的他一举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明星,电影中的那个小海娃立即成了当时少年儿童竞相崇拜的偶像,并激励了几代新中国少年。1961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学习,毕业后来到长影厂工作。

  改革开放以后,国内的电影行业迎来了蓬勃的发展期。蔡元元随即跟随哥哥蔡安安一起南下珠海,成立了蔡氏兄弟影业公司,之后更是引进外资,制作了这部《夜盗珍妃墓》。

  只见地宫外,锣鼓震天,鼓乐齐鸣,高僧超度,气派非凡。送葬队伍通过狭长的墓道,珍妃的棺木被运进了墓地。随着墓室大门重重地关闭,从此阴阳两隔,珍妃在此长眠,而生前一直侍候珍妃的老太监福海留在了墓地,成为了珍妃墓的守陵人。

  原来,珍妃生前虽然得到光绪帝的宠爱,却因为崇尚西学,支持光绪皇帝的变法维新,因而并不受慈禧太后的待见。百日维新失败后,光绪皇帝被囚禁瀛台,从此失势。到了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打入北京城下,慈禧带着光绪皇帝仓惶逃亡西安避难。

  临行之前,慈禧借口带走珍妃不便,留下又怕珍妃年轻貌美被洋人侵犯,有辱皇家颜面,于是决定把她投井杀害。可怜珍妃才二十四岁,却含冤而死,因而积攒了很大的怨念。

  此后慈禧经常夜里做噩梦,梦中时不时会见到一口枯井,只见披头散发宛如贞子附体的珍妃从枯井中缓缓爬出,继而伸出长满尖锐指甲的双手掐住慈禧的脖子,竟是要索命复仇。

  被噩梦纠缠的慈禧寝食难安,随即决定派人打捞珍妃尸体,重新厚葬她,并将她生前所爱之物尽数陪葬,抚慰亡灵,以求平安,于是也就有了片头厚葬珍妃的那一幕。

  慈禧为了平息珍妃墓的怨念,下令重新厚葬珍妃,所以珍妃墓中一定有宝物无数。

  酒客们的高谈阔论,恰好被窗外的男主角鄂世臣(陈宝国 饰)给听到了。鄂世臣之父被当地的土匪头目给杀害了,儿子鄂世臣一心为父报仇,想要拉起一支队伍除掉土匪,可拉人头、买武器都需要钱,而酒客口中的珍妃墓里的财宝,让他看到了报仇的希望。

  说干就干,鄂世臣当晚就找到了自己的结拜大哥关友仁,两人都出身于没落的满清八旗后裔,都是胆大心细的主儿,随即一拍即合,准备开启盗墓计划。

  然而关友仁和鄂士臣都没有任何盗墓经验。于是,他们俩就分头从附近的几个村里找来了几个盗墓老手,包括当地知名狠人张氏兄弟,善于开山劈石的石匠荆老五以及盗墓老手李纪光。

  行动之前,众人歃血为盟,义结金兰。就这样,6个人的“盗墓小分队”组织起来了。

  按照计划:他们打算趁着夜色绑架守陵人福海,威逼他交出墓园的钥匙,然后由李纪光找准位置,石匠荆老五配合以炸药炸开墓室外围的石头,在众人的合力下迅速挖开了一条通往墓室的盗洞。

  却没成想,珍妃墓的财宝引来了另一伙人,正是山上的土匪头目,鄂世臣的杀父仇人高大奎。原来当地土匪也听说了珍妃墓宝物的消息,也动了贪心。

  结果就在同一天晚上,土匪团伙遇上了伪满洲的护陵队,双方展开火拼。无奈之下,盗墓小队只得暂时放弃行动。

  与此同时,得知有盗墓贼觊觎珍妃墓的宝物。当年奉命厚葬珍妃大礼的满清遗老马朝恩在京城镖师封良的护送下赶到西陵,意欲借助护陵队的实力来保护墓中的宝。

  土匪高大奎被护陵队击退之后,给了盗墓小队可乘之机。趁着护陵队放松警惕,众人连夜作案,以土制炸药炸开洞口,依靠盗墓经验丰富的李纪光下去取宝,其他人在洞口放风接应。

  随后他来到主墓室门口,手持钢叉伸进墓室门缝,撬开了墓室内的顶门石,顺利走进了墓室,见到了珍妃的棺椁。

  李纪光拿起斧头就是一顿猛砸,终于把棺木给砸开了,接着又扯下覆盖在珍妃尸体上的裹布。

  已经死去三十多年的珍妃居然妆容端好,皮肤饱满,尸体似乎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

  他将棺木中的财宝洗劫一空,并用绳子将珍妃的头和自己的头绑在一起吊起珍妃尸体,取下了珍妃脖子上挂的项链,甚至连尸体口中的口含珠也没有放过。

  这段盗墓情节堪称全片最精彩的段落,影响了后来的很多盗墓小说,《鬼吹灯》的作者天下霸唱在自己的小说《贼猫》中就曾经致敬过这一名场面。

  完成盗墓后的李纪光并没有着急上去,他还悄悄留了一手,私自藏了一批宝物,只带着其余的珍宝回到了地面。

  回到家后,六人看着珍宝欣喜若狂。可除了关友仁和鄂士臣之外,其他人都见财起意,一心想平分这批财宝,而当初下墓前立的同生共死的誓言早就抛之脑后。

  至于私自藏了一批宝物的李纪光,与众人分别后再次回到了珍妃墓,想要拿回自己藏起来的那批财宝。

  只见面色惨白的珍妃居然从棺材中坐了起来,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人,口中说着:

  回到家的他开始心神不宁,即使看着自己的娇妻也会出现珍妃诈尸的幻觉,变得精神恍惚。

  事情到这里,本该告一段落,可事情最后还是坏在了好喝酒吹牛的石匠荆老五身上。

  原来,荆老五平时最爱找一个暗娼,可往常因为付不起嫖资,经常被多方奚落。这次他又找上门去,妓女骂他土鳖,可荆老五却不发火,从怀里掏出了一颗夜明珠,还说自己有的是钱,一辈子也花不完。

  这件事很快引起了伪满军警的怀疑,护陵队的队长赵德胜立刻把荆老五抓了起来,经过严刑拷打,供出了盗墓实情和所有同案人的名字。

  之后,他们又抓住了李纪光,此时李纪光因为在珍妃墓中受惊过度,变得有些疯疯癫癫。赵德胜为了让他交代真相,命令手下强暴了李一光的妻子,并从鄂世臣家中搜出珍宝。

  土匪得知护陵队得宝,双方在酒馆发生了火并,又是一场混战。可没成想,珍宝却又被马朝恩和封良才夺去,然而正当马朝恩感慨幸不辱命的时候,却被镖师封良才一剑刺死。

  封良才的行踪被鄂世臣和关友云发现,三人打成一团。此时,一直隐藏在一旁的老太监福海神秘地出现,拿起地上的珍宝骑马而去。

  等到封良才回到护陵队说宝物被土匪高大奎给抢走了,于是赵队长带着大军进攻黑石岭上的土匪窝点,两方人马展开激烈混战。鄂世臣为了报仇,选择了和土匪高大奎拼命,虽然最终杀死了高大奎,自己却也被被抓住了。

  夜晚,福海背着包袱朝珍妃墓走来,封良才迫不及待地向他开了枪,但他也被随后赶来的赵德胜开枪打死。

  赵德胜认为财宝的下落目前只剩被捉鄂世臣知道,于是假意请他吃饭,等鄂世臣吃完后才告诉对方,桌上的饭菜竟然是用李纪光的人肉做成的,终于让鄂世臣彻底白崩溃。

  从此以后,珍妃墓里珍宝的下落成了不解之谜,而鄂世臣等盗墓贼也被斩首于易水河边。

  当时,日军占领了清西陵所在的河北易县县城,护陵人员逃进县城,整个陵区成了敌我双方争夺的游击区,这就给盗墓的不法之徒造成了可乘之机。不过有关珍妃墓被盗案一直存在学界争议,据说被盗的实际上是瑾妃墓,只不过因为创作需要,电影也沿袭了珍妃墓被盗的传闻。

  说回电影本身,作为一部拍摄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国产盗墓惊悚片,该片明显是受到了当时好莱坞的夺宝探险片的影响,导演把灵异、惊悚、历史、情感、动作、冒险等娱乐元素集合在一起,一边追述了清朝末年珍妃之死,一边讲述悬念迭起的盗墓夺宝情节,故事情节安排一波三折,扣人心弦之余,又鞭挞了人们在物质利诱下的各种丑态与人性的扭曲,可以说是发人深思。

  尤其在恐怖氛围的营造上达到了很高的水准,墓室里的场景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也足够阴森恐怖,珍妃每次登场镜头都非常瘆人,钻进棺材盗宝的那段戏简直让人不寒而栗,堪称一大童年阴影。

  这部电影在当年上映时被评价为“一部富有新意的娱乐片”。是的,当年还没有“类型片”、“商业片”的称呼,此类电影统一被称为“娱乐片”。影片在被分为上下两部上映,引发了市场巨大的反响,创下了当年国产电影第2名销售记录,在全国卖出拷贝300多个,相当于现在的 20 亿票房。

  作为一部澳门影人执导的内地电影,《夜盗珍妃墓》里有许多那个年代特有的猎奇感,无论是诈尸闹鬼,还是频繁(对推动剧情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出现的亲热戏,都力求呈现视觉冲击和视觉刺激,在当时的环境下看确有争议性,如今回头大概只能一窥当时电影的胆色。

  得益于八十年代国内电影市场宽松的创作环境,《夜盗珍妃墓》不管是情节故事,还是画面都充满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大胆和写实。目前网上的版本是169分钟上下合集版,但其实已经是和谐版本,据说原版尺度更大,甚至还有裸露镜头。

  也正是因为电影当年上映时突破了国产类型片的尺度,因而在之后引发了很大争议。

  当时国内正在展开的“扫黄打非”运动,有位学者曾专门发文批判这部电影。在那篇那篇题为《银幕也应注意“扫黄”——从影片夜盗珍妃墓看银幕的“黄色”污染》的文章中,作者认为:“影片格调低下、 庸俗”、“ 滥用裸露镜头招徕观众”、“整个作品的思想倾向也不够健康”,缺少教育意义,甚至为影片扣上了“大肆宣扬色情, 提倡乱搞两性关系”的帽子。

  也因此影片被封多年,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夜盗珍妃墓》都是删减过的绿色版本了。